第三十五章 要命的蝎甲虫(1 / 1)

苏翰墨决定闭嘴,只看着就好。几个士兵把小的洞都搜索了一边,一共七八个,废了三四张探妖符,看着这几个士兵一脸肉疼的表情,估计就算是军队带货价格也不便宜。剩下的,就轮到蚂蚁们上场趟雷。

按规矩,一个洞进去一个,苏翰墨是第一个。

说起这事,苏翰墨气的七窍生烟,也不知道是哪个龟儿子在一个士兵问谁先去的时候给自己屁股上来了一下,没站稳,一个趔趄扑了出去,还没等他回过头找人,就被那个兵拎着脖子拽了过来,往洞口一丢,说:“好,就你了。”

望着黑黝黝的洞口,要说不害怕骗鬼都不信,不知道这会撂挑子不干了行不行。

一回头,就看见那个兵一脸寒色,苏翰墨心里打了个突,如果不进去的话那个兵十有八九会先把自己踩死在洞口。

苏翰墨深吸了一口气,刚要迈出第一步,忽然就听旁边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叫了两声就又没了,像极了被泰迪干掉的鸭子。苏翰墨脖子上的寒毛一根根倒竖了起来,顾不得别的,急急忙忙扭头往惨叫声传来的地方看,不止是他看,这里所有的蚂蚁和士兵们都往那边瞧,就见不远处的一个洞口探头出来了一只大号的甲虫和蝎子的综合体,气咻咻的从洞里冲了出来。

蚂蚁四散而逃,几个士兵呼喊着围了上去,拿刀的拿枪的拿剑的,噼里啪啦砸了上去。没道德,苏翰墨啐了一口,人多欺负人少,有本事单挑,等等,那虫子屁股上的钩子尖挂着个什么东西,苏翰墨眯着眼睛瞧了一眼,差点把蚂蚁饼干吐出来,大爷的,那是个人,剩下半截的人!两条腿在半空中打摆子,拦腰上半身没了,有根绳子黏糊糊的垂下来晃荡着,应该是肠子。

脸唰一下就白了,最要命的是洞口那个士兵还用很羡慕的声音说了一句吓破了苏翰墨狗胆的话:“他娘的,铁锤运气真好,是个没毒的蝎甲虫。”

我问候你祖宗十八代,这还叫运气好!苏翰墨瞬间明白在这些士兵眼里蚂蚁根本就算不上是人,充其量就是能走的人形诱饵。

士兵扭过头阴恻恻的看着苏翰墨,说:“你还等什么呢,要是能引出来一只蝎甲虫,我再给你十个铜币。”

苏翰墨心里寒气直冒,看着士兵冷冰冰的眼神,知道自己在这些人眼里还不如那只甲虫有用。后悔了,如果这世界有后悔药,我愿意抛弃自己的处男之身,有多少来多少。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进去不一定死,但不进去一定死,心一横,往里走吧,别了,这个操蛋的世界,别了,墨卿。

兴许是嫌弃他走的有点慢,也不知道那士兵干了啥,苏翰墨猛地腾空飞了起来,像个翻滚的屎壳郎,跌跌撞撞的滚进了洞中。苏翰墨揉着屁股爬了起来,屁股上火辣辣的疼,像叫人爆了菊花一样。扶着墙一瘸一拐的站了起来,一回头,洞口已经看不到了,就在他寻思着要不要偷奸耍滑的时候,耳朵旁边忽然传来士兵不含半点感情的冷叱:“想活命就快点走,要不然我就炸了洞口,活埋了你。”

苏翰墨嘶一声吸了一口凉气,妹的,没一个有人性的,等爷出去,看爷怎么拍你马屁。

到了这会后退是不行了,不过总算还给了自己一件家用电器手电筒,借着光苏翰墨开始打量这个洞穴。这个洞穴有点像前世***那段时期挖的防空地道,人进去能直着腰,还挺宽敞,如果不算头顶黏黏糊糊挂着跟大鼻涕一样的不明液体的话。还有洞里的气味不好闻,一股子化粪池的味道,没准不等怪物吃了自己就得先被这味道给呛死。

苏翰墨一边走一边悲哀的想着,穿越题材的电视和小说也不少看,但像自己这么悲催的着实少见。想着另一个世界的她没准正和别人没心没肺的卿卿我我,他就止不住一阵气闷,算了,死就死,多大点事。

老天爷其实挺能捉弄人的,等苏翰墨鼓足了运气寻找死亡的时候,这个洞很快就到底了,一路上别说怪物,连个耗子都没见着。在洞穴最深处他看见了一块皮,像是从哪褪下来的,泛着点金属色泽,不过已经有点暗淡了,算了,先拿着,兴许能换点蚂蚁饼干呢。苏翰墨怀念起以前美好的生活,日子平淡,但习惯了就好,割韭菜的时候也不疼,哪像现在割了韭菜还带刨根的。